幻海优品 - 虚拟会员特价充值平台
  • 移动版|
    移动版
  • 公众号|
    公众号
  • App
    App

中国古代神话中的昆仑山,和现实里的昆仑山是什么关系?

2023-01-18

近日,电视剧《鬼吹灯之昆仑神宫》热播中,讲述的胡八一一干人去昆仑山探秘的事。昆仑山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,它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,位于新疆、西藏之间,并延伸至青海、四川境内,全长约2500公里、宽130-220公里、海拔约5.5-6公里、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,是位于祖国西北部的一条雄伟壮丽的山脉

近日,电视剧《鬼吹灯之昆仑神宫》热播中,讲述的胡八一一干人去昆仑山探秘的事。昆仑山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,它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,位于新疆、西藏之间,并延伸至青海、四川境内,全长约2500公里、宽130-220公里、海拔约5.5-6公里、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,是位于祖国西北部的一条雄伟壮丽的山脉。虽然它在历史上长期不属于中原政权管辖,但却拥有着无数奇幻瑰丽的华夏神话传说,为何古人却会对这座山情有独钟呢?《山海经》中的神话仙山记录昆仑山最早的文献,是先秦时期的神话书《山海经》。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说,昆仑山是天帝在人间的都城,神陆吾主管着它。陆吾长得什么模样呢?它是老虎的身子,却有着九条尾巴和人的脸,掌管着天上九域的边界,以及天帝园林的时节;还有一种神兽叫作土蝼,长得像羊却有四只角,会吃人;又有一种神鸟叫作钦原,长得像蜂却有鸳鸯一样大,鸟兽被它螫了必然死亡,草木被它螫了也必然枯萎;还有一种神鸟叫作鹑鸟,这是凤凰一类的鸟,主管着天帝生活日用的器物服饰。

昆仑山又有一种神树叫作沙棠,长得像棠梨,黄花红果,味道像李子却没有核,吃了它就可以让人不会溺水;还有一种神草叫作薲草,长得像葵,味道像葱,吃了它就可以让人消解忧愁。值得注意的是,河水也发源于昆仑山,往南流入无达山旁边的湖,河水正是我国的母亲河黄河;还有赤水,往东南流入氾天水;洋水,往西南流入丑涂水;黑水,往西流入大圩山旁边的湖。其它的怪鸟、怪兽,更是数不胜数。除了《西山经》之外,其它篇章也对昆仑山有记载。《海内西经》说,昆仑山在西北方,是天帝在人间的都城,方圆八百里,高八千丈。昆仑山上长了一棵稻子树,高达四丈,五个人才能合抱一圈。昆仑山每一面都有九口井,每口井都有用玉石作为栏杆;每一面又有九道门,每道门都有开明兽守卫。八方的山岩、赤水的岸边是众神栖息之地,如果不是像羿这样的英雄,都不要想攀登上这些险峻的山岩。这里的开明兽,实际上也是神陆吾。

《大荒西经》又说,昆仑山在西海的南岸、流沙的边缘、赤水的后方、黑水的前方。有一位人面虎身神,有花纹,尾巴是白色,住在这里。昆仑山下环绕着弱水的深渊,外面又有火焰的大山,将物品投过去就会燃烧起来。有人头上戴着玉制的发饰,有着老虎的牙齿、豹子的尾巴,住在洞中,它就是西王母。西王母在《西山经》也有记载,说它住在玉山,披头散发,善于呼啸,主管上天的病灾及刑杀。《海内北经》又说西王母靠着桌几,南面有三青鸟,为西王母取食,在昆仑山北边。总之,《山海经》中的西王母只是半人半兽的凶神,也未必住在昆仑山。但到了汉代因为不死仙话的流传,西王母成为了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仙,在昆仑山掌握着不死仙药。所以在汉画像石中,往往也有西王母和昆仑仙境的图像。从《山海经》的叙述可知,昆仑山是在西部地区非常重要的一座神山,它不仅仅是黄河的发源地,而且是天帝位于人间的都城,有着无数神仙和奇珍异兽。古人对高山非常崇拜,因为在古人的观念中,山是地面离天最近的地方,也被认为是沟通天地的桥梁。《山海经》就说了灵山和登葆山,是巫师上天下地的地方。高山对于古人来说,有大量的未开发区域,这也就增加了高山的神秘色彩。而且中国地形西北高、东南低,所以西方的山天然就更巍峨。

从神话的仙山到现实的高山昆仑山就是在这样的观念下,幻想出来的一座神山。那么,这座神秘的昆仑山,是否有现实原型呢?除了《山海经》外,先秦时期的《庄子》《楚辞》等文献对昆仑山也有记载,大都是把它当作神山论述。《穆天子传》则尝试把昆仑山历史化、现实化,说到周穆王西游,按照河伯之神提供的《河图》《河典》,经历一万四千里的行程,然后登上昆仑山,还拜谒了山上的黄帝之宫;再往西到瑶池,见到了西王母。可如果这个距离真实可信,那么昆仑山远达亚欧大陆中、西部了。此外,《尚书·禹贡》记录了大禹时的西北雍州边塞,有个叫昆仑的西戎小国。《穆天子传》和《禹贡》当然不是真实的历史记载,但反映了作者开始有意识探索昆仑所在。然而,秦朝疆域最西边也只到达临洮(今甘肃定西),再往西的区域已经是一片模糊了。直到汉武帝的时候,才真正有了探索昆仑的条件。当时武帝想联合葱岭以西的月支人夹击匈奴,大臣张骞报名前往出使。张骞从长安出发,历经十三年,到达大宛、康居、月支、大夏等国,来回两度被匈奴俘获,一百多人出使只剩两人回国,历经艰险九死一生,史称“张骞通西域”。

张骞回国后,向武帝汇报了西域的地理情况。根据张骞的介绍,大宛的东边有于阗国(今新疆和田),于阗东边的水往东流,注入盐泽(今罗布泊);盐泽水在地下潜流向南,出地面就是黄河源头。这一带多玉石,河水流往中国。盐泽离长安大概五千里地。但张骞又说,大月氏往西数千里是安息,安息再往西有个条支国,靠近西海(今地中海),安息一带的老人传闻条支有西王母,但未尝一见。看来,张骞似乎有怀疑昆仑在更往西的地方。之后,汉武帝派名将霍去病击败匈奴,打通河西走廊,从此汉朝至盐泽再无匈奴阻隔。之后武帝又派使者前往西域,使者也跟武帝报告了。在他们看来,黄河确实发源于于阗,证实了张骞的说法。汉武帝非常高兴,下令以于阗南山定为昆仑山。不过,司马迁对此表示异议,他在《史记·大宛列传》中专门记录了此事,但认为于窴南山与《山海经》等记录的昆仑并不相同,他更相信黄河按《禹贡》所说发源于积石山,而不愿意谈论昆仑所在。

后世对黄河之源不断探索,《新唐书·吐蕃传下》记载,唐朝使臣刘元鼎出使吐蕃,途径紫山(今巴颜喀拉山),刘元鼎认为这就是古代的昆仑山,也就是黄河的源头。之后,元世祖、清圣祖、清高宗都派人去考察过,确认黄河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的星宿海地区。这与今天的认识已经基本一致。如果认可“河出昆仑”,那么巴颜喀拉山似乎就是昆仑山。当然,还有不少学者对此提出异议,除了昆仑山位于新疆、青海的传统说法外,也还有学者主张昆仑山是甘肃祁连山;甚至有学者把目光投向中原,认为昆仑山是《山海经》作者出于对现实的观察,那么昆仑山应该是河南王屋山、或者是山东泰山。当然,还有把昆仑放在域外的,莫衷一是。其实,《山海经》中的昆仑山,本来就只是当时人观念中的西方仙山,未必一定要从现实中的高山中找出原型。但毫无疑问,古今先贤对于黄河之源的不懈探索,也是极具科学价值的“实践出真知”。如今地理学者命名的昆仑山脉,北麓正是新疆和田地区,把张骞所发现的于窴南山扩大为整段山脉;而巴颜喀拉山也属于昆仑山脉东段南支。这样一来,既尊重了汉代命名的历史传统,又兼顾了后世至今的科学认知。

后世的昆仑神话尽管在历史地理学者致力于寻找昆仑,将其现实化;但神话文学学者却仍然相信昆仑是神山,他们津津乐道地继续构建着昆仑神话。在西汉的《淮南子·地形篇》中,说昆仑山有九层高的城池,高一万一千里,城墙厚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,山上长着三十五尺的木禾,木禾四周分布着神树。周边有四百四十道门,门与门之间相距四里,每座门宽九纯(一纯为一丈五尺)。昆仑城内有疏圃,里面有喝了长生不死的丹水。再往上是凉风山,人登上就能不死;凉风山再往上是悬圃,人登上就有了灵力,可以呼风唤雨;悬圃再往上就到了天上,也就是天庭所在,人登上就可以成神仙。在《淮南子》之后,不少博物志怪类著作也都记载了昆仑。东晋王嘉《拾遗记》就有一篇《昆仑山》,文中说昆仑山顶有一篇广袤的地域叫昆陵,高居日月之上,昆陵共有九层,每层相距一万里,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奇珍异宝,周围有五彩云气,各地仙人经常骑龙驾鹤,在其间游玩嬉戏。魏晋小说《汉武帝内传》说西王母从昆仑山来拜访汉武帝。明代小说《封神演义》,也说姜子牙在三十二岁时登上昆仑山,拜阐教元始天尊为师学习道术四十多年。

可以发现,尽管昆仑山一方面被现实化在地图上,但另一方面,它却并未完全从人们的幻想中消失。这样看来,神话的昆仑与现实的昆仑,同样具备彼此无法替代的意义,它们一虚一实、一暗一明、一无一有,都是华夏大地上不可或缺的巍峨高山。

添加微信
微信客服号
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